如果能超越個人的利害得失,便會把整體社會、全人類的利害得失,當成是自己的利害得失。